夾層屋裝潢

關於部落格
夾層屋裝潢
  • 11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今日“造字師”

  文/圖 羊城晚報記者 陳強   我們每天都在跟字體打交道:在辦公室里,Word中輸入文檔,會考慮使用楷體還是宋體;瀏覽網頁時,Windows用戶看到的極有可能是PC默認的宋體;走在路上,看到漂亮的門店招牌字,也許會駐足欣賞;看電視,節目插入的旁白、滾動字幕,也許使用了不同的字體……   字體並非憑空而來。“不管是過去活版印刷的鉛字,還是今天數碼時代的電腦字,其中的每一個字,均是字體設計師數年如一日默默耕耘的成果。”誠如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教授呂敬人所說,“讀書人關心的只是由文字組成的資訊,卻對文章中的每一個印刷文字、字體由何而來一無所知。”   字體設計大體可分為兩類:字形設計與字庫設計,前者類似美術字,多用於LOGO標識,後者則是把一整套的成千上萬字,設計成統一風格。造字形和造字庫,方法原則迥異。相對於造字形的天馬行空,造字庫得一個字一個字地去抓,簡單重覆,枯燥難耐。   壹   ·為6763個漢字造型   葉根友是個書法家,也是個字體設計師,喜歡就著濃茶,在凌晨造字。“往往有時候睡覺時,想到了一個字形創意,就會馬上起來把這個字形寫下來,然後根據這個字的風格,創作出一整套字體。”   這與廣告設計公司做海報設計幾個美術字不一樣,字體需要系統設計。1980年,相關部門頒佈的國標GB2312-80漢字集,含有6763個漢字和682個其他符號。“這是一般字庫的字數要求,可滿足一般報紙排版。”葉根友說,字體設計通常執行該標準,逐字地造型。   “首先把這些字按風格統一寫好,電腦掃描成圖片,再用專業軟件進行處理,進而用做字體軟件進行數字化處理,最後調整大小、距離、校對等,再命名,整個字體才算完成。”葉根友說,每套字體創作時間就要3個月,再加上數字化製作,得持續半年乃至一年。   葉根友做的是手寫書法字體。按獨立字體設計師王維的說法,它的步驟是:確定風格→寫出第一階段的字→篩查風格不一致的字→繼續寫出剩下的字→再篩查……寫到風格基本一致(因為是全手寫,不能做到精確一致)→掃描→數字化→微調。   而王維使用的造字方法,則不太一樣,叫做“數字化書法字體”,大致步驟是:分析原帖→收集原帖中可用的字符→再分析收集到的字符→把部件拆開歸類命名→根據結構創建簡體部件→再把缺少的字用部件拼出來。   丁一也是職業“造字師”,創辦了一間小型造字公司,名為“造字工房”,雇請了10人專門造字庫。他告訴記者,造一款字,首先會對市場上已有字體有全面瞭解,考慮這款字的目標客戶群體,考慮它的創新性,來定義與開發字體。   丁一採取的是團隊合作造字,通常由他定調字體風格,“通常做一套完整的字庫,一個團隊至少得半年,有的甚至需要長達一年的時間。”他說,相對而言,手寫字體可以做得稍微快一些。   貳   ·從鉛字到數字化   相對於前輩來說,丁一、葉根友、王維等新一代字體設計師,算是趕上了一個好時代,可以借助電腦進行字體設計。在引入“電腦活字”之前,字體設計師就是手藝工匠,靠手寫、篆刻來造字,一天的工作量就三四個字,如此算來,如果單獨完成一套7000字的字體,需要2000個工作日,就算由5人團隊共同完成,也需要一年半時間。   回顧漢字書體發展史,從甲骨文,經金文、大篆、小篆直到隸書,進而發展出楷書、行書、草書,可謂一脈相承。而新中國成立後,整理和簡化繁體字,確立、規範和統一筆劃、筆順、字形外,修補和創新印刷字體也是文字改革的一個重要任務。   上世紀60年代,國家提出了“整舊創新”的印刷字體改革方案,並先後組建了字體設計界“一所三廠”,即上海印刷技術研究所、上海字模一廠、北京新華字模廠、湖北丹江文字605廠。一所負責字體設計,三廠製造銅模及鉛字,免費發放給各地印刷所使用。   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副教授廖潔連,曾採訪了1949年後的12位字體設計人,寫成了一本書,副題叫做《一字一生》。“當年一人一天只能製作三至四個字的鉛字,單靠一個人的力量,要數年甚至數十年方可完成一套過千的漢字!”電腦科技在上世紀80年代開始發展,一人一天能夠製作幾十個字,速度以倍增加,生產鉛字的階段也宣告結束。   不過電腦造字,也並不是那麼輕鬆。“計算機的字都是方塊化的,使用過程中不同組合會造成不確定性。往往有的字體可能做幾十個字沒問題,但用到其他文字上可能就非常不妥,就要將完成的大量設計推倒重來。”丁一說,理想的情況下,所有字都設計出來,定樣後還要對個別字仔細調整,認真檢查所有漢字編碼的正確性等等。   叄   ·匱乏的漢字庫   在成為職業字體設計師前,丁一做了9年的平面設計師。其間,他經常感到力有不逮:想讓漢字本身更具表現力,但手頭的字體就只有幾種。因而,對漢字字庫的匱乏,他深有感觸,這也是他走上字體設計的原因之一。   中國是漢字的發源地,但日本居然擁有世界上規模最大、最好的中文字庫。在日本的3000多款字庫中,每一款字庫,除50多個平假名、片假名外,其他的幾乎都是漢字或根據漢字改造而成。中國漢字字庫的總量,最近一次可查的數據顯示,2012年僅為421款。   獨立字體設計師王維學的專業是英語,讀書期間登錄英文論壇,窺見西文字體設計技術的嫻熟,令他感嘆。“我和我太太(當時的女朋友)在散步的時候,討論起中文字體不怎麼豐富,經常找不到適合的字體,不如我們來自己做字體。”   論種類,西文字體光美國一些大的字體公司就有十來萬種,在計算機字庫里的就有16000多種。“這幾年,陸續有一些新的漢字字庫產生,據估算,如今我國漢字字庫大概有五六百款,但這個規模顯然還遠遠不夠。”丁一指出,這些字庫不少還有重覆性,差別不大,個性化不強。   這跟漢字字庫設計難度有很大關係。“相對而言,拉丁字母就只有將近100個字符,與上萬漢字字體的設計開發,完全不是一個級別。”丁一告訴記者,相對而言,大部分設計師喜歡繁體字,字形結構比較飽滿。比如龍,繁體字“龍”字形就相當漂亮,雖然筆畫多,但因字形本身空間關係,相比簡體就顯得漂亮。“簡體字中含部首‘又’的字特別多,但設計上卻很難控制美感度,這是簡體字設計師無奈又不得不做的。”再比如有些字如廠、廣,原來只是筆畫,簡體化變字後,字形很不穩,很難做得好看。   “為什麼西文字體會有這麼多,且有這麼多的風格變化,原因在於西文只有26個字母,如果快的話一天甚至可以創作幾套字體出來,而中文字體的筆畫結構完全不一樣,且有6763個漢字,這個光工程量就比西文多了數百倍,況且字體設計還要講究風格統一,無錯字。”葉根友也表示,在製作工作量方面中文字體跟西文字體的差距很大。   廖潔連則指出:“字體設計工作曾是收入很高的工作,做一個字可賺到10多美元。但由於鉛字發展到電腦字,生產的速度大大提高,一個字竟不值數文錢。往後,從事這個行業的人甚至不能賴以為生了。”   肆   ·“掙不到錢”的獨立設計師   改革開放後,字模廠和研究所受市場衝擊,而國家也不再資助,結果面臨被淘汰的命運。之後,國內先後出現了常州華文、華康科技、漢儀、方正等漢字字庫商。而進入新世紀後,隨著電腦普及,也出現了一些獨立的字體設計師。   2003年,應永會第一次看到日本欣喜堂做的古籍字體,驚為天人。“既然日本人能做這樣的字,中國人也能做!”應永會決心從自小就熟悉的古籍上的刻書字體著手,從2006年開始陸續做了汲古書體、浙江民間書刻體、博州小楷,推出後在業界引起轟動。   應永會說自己喜歡傳統的書體,而電腦世界里此類字體很少,因而選做的字體都以木刻為藍本,純粹是個人興趣和玩票的性質。但他放棄較為省力的筆畫拼接法,而選擇一個字一個字地做出來。他每天只能在工作之餘抽空做幾個小時,一次也只能做二十幾個字。   他做的第一款字是汲古書體,但做了幾百字後,因為不滿意,就擱置了。但之後,他又撿起來,近年來成為他主攻字體,目前已經做了5500字。2008年開始做的浙江民間書刻體,目前做的字最多,已有8000多字。而博州小楷做到3000多字,他選擇重做,目前則只做了1000多字。   應永會的字體設計里,即使是同一個偏旁,在不同的字中出現時也都不太一樣,會根據字本身的結構進行微調。“有時需要先寫字稿,然後對照字稿在電腦繪圖軟件中描摹出大致輪廓,一橫需要很多個節點連起來,拐彎、邊緣和形狀要根據字體特點進行微調。”   令他感覺最辛苦的部分是,每種字體做了一段時間之後回頭看看,總會發覺很多不滿意的地方,不得不回頭再重新做一次。“目前在國內做字庫,基本掙不到錢,因為太容易盜版。”他說,“我沒考慮過回報,主要是自己喜歡。”   王維與妻子成立了一個字體設計工作室,取了一個很長的名字,叫“民間漢字書法研究及數字化綠色研習社”,其主要的一項目標就是“數字化古代的書法精品,使之成為人人可用的電腦字體”。   他們夫妻最早設計的字庫是“新蒂黑板報體”,也就是《爸爸去哪兒》、《嗨,2014》等節目經常使用的那一款。開始設計是2011年,用了大概8個月的時間。這套字體書寫工具很有意思,用的是攪咖啡的木棒,用刀把末端削尖成約2毫米的扁平狀,蘸墨書寫。   目前,王維共發佈了5款中文字體,平均每款字體完全完成需要一年,但幾年下來通過字庫只掙了幾萬塊。他說:“以後一定要堅持做下去,我的父母對我都非常支持,雖然我30歲了,還贊助我‘啃老’做字體。我太太的姥姥從來不用電腦,但看到做成數字化字體的文徵明體,都贊不絕口。”   伍   ·侵權困擾,入行者寥寥   在廣州,地鐵站名以前都是省內書法名家題寫。但2009年年底開通的五號線,直接用上了葉根友字庫。地鐵方面解釋這樣做是為了方便換字,也有一種說法是,書法寫站名雖好,人情關係卻讓地鐵公司吃不消,想留名的書法家太多,站點分都不夠分。   但人們不知道的是,地鐵當時使用葉根友字體,事先並沒有徵得他同意。結果,葉根友以侵權入稟法院。他告訴記者: “最後是和解了,他們支付一定的使用費,永久給廣州地鐵使用本人字體。”   王維也面臨著侵權問題,夫妻倆自己經常在網上“抓小偷”。“例如目前火熱的綜藝節目,幾乎每一部都使用了我們的字體。我們在的昆明,不算大城市,在我們樓下的街上也都能看見我們的字體。一般我們會提醒侵權品牌的所有人未經授權使用的情況,絕大多數知名品牌收到我們的郵件後,都會在我們規定的期限內道歉並補辦授權。”   “遇到字體侵權一般是先發律師函或本公司企業告知函,通過電話溝通告知其侵權字體版權,讓對方支付正常的版權使用費,如協商不成的會考慮起訴對方。”王維說,只有遇到非常嚴重的侵權情況,才會到法院起訴。“一般嚴重的我們會在新蒂字體的網站公示,並反映到國家版權局。”   在葉根友看來,字體發展最主要的問題在於版權問題。目前,絕大多數下載網站都是免費下載字體,而國內的設計師或企業很多都認為字體是免費使用的,對字體版權瞭解甚少;而買字體授權的只有大企業或是規模比較大的設計公司。因此,字體版權得不到有效保護,以至於設計師都不把精力投入到字體設計中來。   應永會認為,相對於全國十多億人口,獨立字體設計師實在少得可憐,可能加起來不到20個。“字體易被侵權,已經阻礙了這個行業的發展。”   【鏈接】   中國四大印刷字體   楷體   唐代負責抄寫佛經的“寫經生”參照楷書來抄寫,逐漸形成一種“漢字寫書體”。後來,隨著印刷術的發明後,刻書取代抄書,擅寫楷書的人負責書寫和雕刻雕版,楷書因而成為雕版印刷最早期參照的字體。   20世紀,中國各大印書局自行創製字稿及生產,請擅長寫楷體的人寫手稿,然後刻字。早期商務印書館、世界書局、漢文、華豐和華文印書局等規模較大,而漢文、華豐和華文的正楷都很有名,尤以“華文正楷”最美觀。   宋體   公元11世紀中葉,畢昇發明瞭活字印刷,刻字用的雕刻刀對漢字的形體發生了深刻影響。雕刻工人雕刻書版時,參照書法家顏真卿、歐陽詢的楷體,為方便和增加速度,逐漸寫成橫細豎粗、轉折處有棱角、“非顏非歐”的宋體字。明代中葉,宋體字逐漸變得成熟,也稱為“硬體”、“匠體字”、“明朝體”。它是現代最通用的印刷體。   1949年,新中國統一和規範印刷字體,宋體楷化,以宋體為範本。1964年1月,北京新華字模廠字體設計室為《人民日報》設計了“641體”,也就是經典的報宋體。50年過去了,如今國內80%的報紙還是用它做正文字體。90年代,字體產品化,不同品牌的宋體形態雖有差異,但都不離宋體的基本底蘊。   仿宋體   1916年,杭州人丁善之和丁輔之,參照宋代刻體的字形、筆形設計,刻制仿宋活字,命名“聚珍仿宋”。上世紀20至30年代,百宋鑄字印刷廠的南、北仿宋體,和華豐鑄字所刻的長、方形仿宋,稱“真宋”。仿宋體為宋體的變形,特點是筆畫不分粗細,頓筆明顯,較宋體秀麗。   黑體   黑體又稱“等線體”、“方頭體”。日本昔日對各種洋貨商標上的拉丁文字造型很感興趣,於是借鑒並創造出漢字黑體。20世紀30年代,日本黑體傳入中國。   (參考廖潔連所著《中國字體設計人·一字一生》)   傳奇字體   Helvetica   1950年,愛德華德·霍夫曼打算為瑞士市場做一款新的無襯線字體。這款字體由哈斯鑄字公司發行,後來被命名為Helvetica。霍夫曼本人也沒預料到的是,這款字體後來征服了世界。   設計界有個說法:如果不知道用什麼字體好,就用Helvetica吧。因而,它至今仍是西方設計界應用最為廣泛的字體。而它的特點就是沒有任何個性,像白開水一樣,你可以用它表現任何商品、任何風格,汽車、衣服、大眾交通……   這款字如此傳奇,英國導演Gary Hustwit甚至專為它拍了一部紀錄片,就叫《Helvetica——世界上最傳奇的字體》。挪威人拉斯·繆勒為它寫了一本書,已翻譯成中文,叫《字體傳奇——影響世界的Helvetica》   葉根友用四種不同字體寫的“精神世界”——   陳強  (原標題:今日“造字師”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